话题

区块链和TOKEN经济带来的死缓宣判书

作者:admin 点击数: 2018-04-30 12:22:49

区块链和TOKEN经济带来的死缓宣判书

四次生产关系革命

原始部落时期,为什么人们要集体劳动、集体分配?根本原因是生产力低下,生存能力低下,如果不集体行动就会严重降低生存几率。相对于单独行动的巨大损失和风险,集体行动显然收益最优的生产关系。


随着原始科技的发展,人们的生产力逐步提高,生存能力逐步改善,存活率大大增加,也逐步出现了财富的积累,群体当中最强悍最优秀的个体脱颖而出,成为奴隶主。


自此,纯粹的集体里诞生了“个体”的概念,这就是第一次生产关系革命——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。


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,生产力进一步提高,更多荒地被开垦、更多奴隶变成自由民,人类完成了第二次生产关系革命——从奴隶到自由民。


随着伊丽莎白女王的一纸敕令,世界上第一个公司——莫斯科公司诞生;10年后,威震全球的东印度公司诞生。从此,第三次生产关系革命到来——从自由民到公司制。


不难发现,前三次生产关系革命都贯穿着一个不变的使命:彰显个体的价值,从而激发个体的生产力。


伴随着金融危机的货币超发惹怒了技术极客中本聪,比特币在2009年正式诞生。在以太坊比特币的区块链网络基础上,2013年的天才男孩V神完成以太坊,从此揭开了新的第四次生产关系革命——从公司制到TOKEN经济。


这次最新的生产关系革命,也一样在履行同样的使命:让个体更有价值。

区块链和TOKEN经济带来的死缓宣判书



是谁创造了价值?

提起特斯拉电动车,大家立刻会想起大名鼎鼎的马斯克;但是提起家喻户晓的福特野马,你能够想到哪个人吗,还是想到通用公司?


尽管事实上的价值创造者是工程师、设计师、会计师、装配工人,包括协调组织资源的企业CEO,这些一个一个的个体服务者(SERVERS),却无法与自己创造的价值发生直接的链接连接。他们每个人所获取的财富,都需要经过“公司”这样一个虚拟经济主体的再分配。


也就是说,他们获得价值的途径不是直接分配,而是间接分配。


而“公司”这样一个“法律意义上的人(法人)”所捕获的价值,也只是服务者(SERVERS)所创造的价值中的一部分。


例如我们每天吃的外卖,商家购买了10元成本的食材,做成美食之后卖20元,里面有5元左右会被美团外卖们拿走,而商家却无可奈何,这就是价值的捕获。


经过这一层盘剥,整个经济体无人受益——用户体验下降、商家利润归零、美团外卖们自己也始终未能实现盈利。这是标准的多输局面。


其他产业或许并没有外卖产业这么典型和严重,但是道理是一致的。例如:

服务者(SERVERS)创造了100的价值,公司捕获40的价值,用户只剩下60可以享用;而公司捕获的40则不可能全部给到服务者,因为公司还有运营成本和股东利润需要考虑。最终,创造价值的服务者,可能仅仅获得了10的价值。